都市乱语录之乱伦进行时

我叫小杰,是一个孤儿和奶奶长大,在一家俱乐部工作,老板是一个表面在我家楼下开酒吧的神秘女人叫艾莲。艾莲是个漂亮的女人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婉媚如月、眉似柳叶、体态婀娜,身高不过168却有36d的好身材,认识她时大概只有二十三四左右,看起来上是个活泼开朗的大姐姐实际上却是一个口味独特的大变态,她喜欢X男或者X女尤其喜欢玩弄他们的阴部,并以此为乐我XX岁失亲父母和二姨一家死於车祸,也许正是如此她觉得有机可乘所以对我十分照顾。直到XX岁那年她才露出了她的真面目,那日老家亲人辞世奶奶回乡参加葬礼,临行将我托她照顾几日。她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就在那晚她叫我和她一起去洗澡。到了浴室,在我还是一脸懵逼中脱下了我的衣裤然后用她的手轻轻的抚弄着我的还未发育的阴茎,又轻启檀口用红唇慢慢的含住了我的小龟头,用嘴唇轻柔的抿着表情似乎是十分的享受,我当时还在一片茫然之中,一股奇妙的兴奋就冲上了脑门,随着艾姐动作我的快感越来越激烈,然后突然一种莫名的难受,心中感觉十分的失落,在艾姐口中微微硬起的阴茎也软了下来。也许是年纪还小所以没有什么精液射出,但是我人生第一次性高潮就这样结束了时间很短也许只有不到2分钟。艾姐舔了舔嘴角有点失望的说了句:还是太小了。接着却褪下了衣衫,露出了宛如白玉的胴体。只见,她一只手拿着花洒,一只手随着水流慢慢的,拂过了她丰腴的山峦,来到了毛发黑密且整齐的黑森林。她用手轻轻的抚弄着阴部的小豆豆并发出了一声声动人的娇吟。过了一会她媚眼如丝的瞧了一脸呆滞的我,一手指着阴部问道:想舔吗。我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艾姐盈盈一笑,露出了她洁白的贝齿,我感觉灿若樱开。然后一只手用力托起了我的头贴着她粉嫩还伴着水珠的小穴,一只手撑开她肥美的阴唇。命令道:快啊!伸出你的舌头!用力的搅,不要停,啊~啊~啊~对!再进去点,用力,用力,用力。艾姐命令让我开始卖力的舔了起来,随着我的舔弄,艾姐的娇喘越发的动人起来。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居然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吮吸艾姐的阴部,我不断的加大了力气,卖力的喝着艾姐的淫液,似乎想将这个从艾姐小穴中,流出的神秘液体,全部喝掉。我的喉咙不断耸动,吞下艾姐的淫液。艾姐的娇喘变得高亢尖锐起来,也许是我吸得太过用力艾姐的手想推开的我。我却舍不得放弃这个难得体验。於是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艾姐修长笔直不带一丝赘肉的大腿,艾姐此时突然大叫道:不要吸啊!你个小混蛋,好爽!啊~啊~。随后大量的淫液喷薄而出,艾姐的手用力的推开了我头。然后,顺着墙壁慢慢的坐了下来。半响,才回过神来。伸出手指,戳了戳我的脑袋笑骂道:你个小混蛋真是个色鬼。这一夜的后来就没有什么发生了。我去睡了觉,艾姐去上了班。睡前艾姐在我耳边柔柔的说道:这个秘密只是我们2个人的,不要告诉奶奶还有其他人哦!我懵懵懂懂的答应了下来,还打了勾勾。这以后,我们变成了最亲密的朋友或者是姐弟。所以她的面前我从来都是无话不说。这也成为了我至今最后悔的事。(2)影现发现艾姐神秘是我十几岁的事情。那是,我生日三姨接我去她家为我过生。母亲虽然是有妹妹4人除了二姨与母亲一起过世。其他的几位阿姨,只有三姨对我最好。其他的两位对我不仅不管不问,而且更是视之如洪水猛兽,怕挨上了我就脱不开身。三姨不仅时常关心我,每逢我生日总是为我过得十分温馨。虽然不常去她家,但她却常来看我,在我心中她就是母亲。那天她下了班来接我去过生,见她,穿着一身得体的ol装,小小的嘴上抹着西柚色的口红,干练的紮起了一露出额头的马尾。身高不高,不过163。胸部似乎也不大只有b,但是精致的五官,淡淡的妆容,细腻白皙的肌肤,柔弱的外表,和举头低眉间闪过的多愁善感,一副良家妇女的气质令人淘神。虽然不如艾姐貌美,但却有另一种一种诱惑人去侵犯她一下的娇弱感。事实上她也的确很柔弱。做事从来都是轻轻柔柔,不急不缓的。说话也是绵言细语,言笑晏晏。每一句都直达我心中最温暖的地方对我而言她就是母亲,却又多了些什么。我将这种感觉告知过艾姐,也许是我说的时候表情十分迷醉。艾姐竟然吃醋道:要让杰森去色诱她出轨。杰森是艾姐手下的酒保。是个斯拉夫人,长得非常帅气质上还带点忧郁,所以常给酒吧招来一群狂蜂浪蝶。不过,他自己也是情场老手,从不给酒吧带来什么麻烦,艾姐也就由他去了。酒吧的酒保,还有两个,一个叫约翰,是个高高大大的黑人,长的不丑但是按东方人的审美,绝不是什么帅哥,而且最爱吹牛,常说自己的老二可以和牛比大小,还有一个叫保罗是个日本人,长得普普通,带点猥琐,似乎没什么特长。只是听艾姐聊天时意有所指的说过:他舌头很灵活,心很细,胆子也很大,会的也多。但是这三个人的国语都很好。艾姐引诱三姨出轨的话,让我很愤怒,我红着眼警告她:不要玩火,不要去破环三姨美满的家庭。因为我知道家庭破碎的感受,她却嬉笑道:这是说笑的,哄我玩的。当时的我相信了,这是玩笑。过完生日,天色已晚,三姨就留我和表弟睡在了一起。晚上上厕所时和三姨夫遇上了,回房时,却发现三姨夫是睡的客房。我有点吃惊三姨才三十出头,正值虎狼这就分开睡了吗?我不动声色的问了问表弟说:姨和姨夫吵架了吗,怎么姨夫睡的客房。我称三姨为姨,是因为我心中只有她一个阿姨。表弟睡眼惺忪的说:今天没有,平时偶尔会有,大多数三姨夫发的脾气,至於分开睡,自从三姨夫升了科长就都是睡的客房。说完,表弟一会就睡着了,而我却睡不着。第二天,早上我顶着黑眼圈,望着窗外,突然隔壁传来一阵快速激烈的争吵声,随后就听见三姨夫摔门而去的声音。我悄悄的起了床,没有吵醒熟睡的表弟。走到三姨门边,看她似乎偷偷的抹了抹眼泪,看我起来了,木然的起了身,轻轻的抚摸了下我的脸。然后,缓缓的走进了厨房,我追了上去,急声问道:姨,姨父欺负你了吗。三姨摇了摇头,缓慢而坚定的说道:没有,他工作忙,压力也大,又很累,忍不住发发脾气,我理解他。说完后三姨的切菜的动作似乎快了起来。回了家,我找到了艾姐述说了心事,艾姐娇笑着说:没什么我帮你,开导开导她。字数:2718【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