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之光是大家的

这是一个舰船们会变成少女的世界。碧蓝航线防区。「提督,我想回趟老家。」在提督办公室,航空母舰光辉站在提督对面请求着。光辉既是航母又是一名美丽的少女。分开扎着的两缕银发从光辉身前垂下,小脸如同画中人一样精致美丽,身上穿着一身纯白的连衣裙轻飘飘的盖在身上。轻盈单薄的衣服遮不住少女美貌的身材,在衣服轻轻勾勒出的妙曼曲线下可以想象这个少女有着无比美好的身材。「不可以,现在敌军越来越凶猛了,港区的战斗力非常紧张。」提督今天带着一个眼睛,坐在办公桌前拒绝的光辉的轻轻。「提督,我求求你了,很快就回来的。」光辉用娇滴滴的声音恳请着,抓着提督的袖子,美丽的大眼睛里眼波盈盈转动。「真的不行,以后的任务还会越来越多。」提督斩钉截铁地再次拒绝。「可是……」「绝对不行,你出去吧。」提督让光辉出去了。最后光辉带着快哭出来的声音,十分丰满的胸部在提督身上蹭啊蹭,但是提督还是没有答应。于是光辉只要失望的从提督办公室出去了。光辉出去后,提督兴奋地大笑起来:「太好了,太好了,光辉还是处女。」原来提督现在带的眼镜是可以看到舰娘性经验人数的眼镜。几天前碧蓝航线提督去看望了隔壁防区已经辞职的舰c提督,舰c提督送给了碧蓝航线提督一个可以看到舰娘性经验人数的眼镜,并且告诫碧蓝航线提督要注意严格管理港区。于是现在碧蓝航线提督看到自己的舰娘们还都是处女所以非常高兴,偷偷抓了抓手里的戒指盒,提督想着找机会向光辉表白结婚吧。从提督办公室出来的光辉心里很不高兴,一脸郁闷的表情。「真是的,提督好长时间不给假了,老家的男朋友恐怕都把我忘了。」光辉一边走着一边不满地自言自语。光辉烦恼地走到了港区外,看到一个酒吧。这个酒吧是负责后勤补给的士兵们休息用的场所。进去喝一杯吧,看来提督是不会给假了。于是光辉走进了酒吧,然后要了一杯红酒自顾自地喝着。「哟,这不是光辉小姐么。」一个强壮的士兵凑了过来。听到声音光辉转过头看到一个脸上带着伤疤,留着胡子的士兵。男人坐在自己旁边,头往自己的肩膀上凑着,眼神盯着光辉傲人的胸部。光辉的胸部很大,白色的连衣裙完全无法遮住光辉的巨乳,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浑圆和柔润的香肩。在纤细的腰肢的衬托下光辉的胸部显得更加丰满圆润,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上一口。「讨厌啦。」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脸上带着一片晕红。光辉伸出手遮住诱人的乳沟,可是在指缝间还是能看到那一道深深的沟壑,因为有手掌挡住这样若隐若现的感觉就更加诱人了。「真是的,你要干什么。」光辉嘴里发出一声娇斥。「早就听说了光辉小姐的美名,今天见到港区的光辉小姐比传说中的还要美丽。」士兵哈哈一笑,然后继续扫视着光辉的身体。「光辉小姐今天来这里干什么。」士兵问。「提督不准我放假,我很不开心。」说道这里光辉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是么?我们来做些快乐的事怎么样。」说着士兵有凑近了光辉一点,伸出手臂揽住了光辉盈盈一握的腰肢,感受着光辉身体的柔软和弹性。「啊,你干什么?」光辉惊叫着要去推士兵,少女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摸着腰部就连提督都没有这样过。士兵有力的胳膊揽住光辉的腰让光辉挣脱不开,「光辉小姐,你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我忍不住想和你多接近一下。」接着光辉娇小的身体被士兵搂在怀里,另一只手也抱住光辉,两人紧贴在一起。「不要这样,好丢人呀,不能这样。」光辉的脸上已经一片绯红,整个脸像个熟透的苹果,害羞的光辉推了两下士兵的胸膛发现自己完全推不动然后放弃了。「你的身体真的太柔软了,我是实在忍不住。」「可是……」「来吧,我是真的非常喜欢你。」士兵的手越抱越紧。光辉感到自己整个身体都贴在了一个宽厚的胸膛上,突然一张大嘴堵住了自己的嘴,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根大舌头伸进自己嘴里舔弄着,搅动着,自己的舌头也被这根大舌头逗弄着。士兵强吻着怀里的光辉,品尝着光辉娇艳的嘴唇,软玉一般的身体在怀里微微扭动带来一阵阵别样的触感,特别是光辉胸前两团雄伟的软肉摩擦着有种强烈的征服感。光辉被士兵深吻着,口中甘甜的玉液被士兵吸走,然后被渡进来略带咸味的液体。士兵把光辉的嘴堵得严严实实,于是光辉只能被迫咽下口中的液体。看到光辉和士兵接吻,酒吧里其他人兴奋的叫好,还有不少人吹起了口哨。过了很久,光辉被士兵的深吻,吻的快透不过气了,士兵才结束了接吻。光辉喘着气看着周围的人都望着自己,脸更加红了,羞涩的想找个地方钻进去。这可是光辉的初吻,我被强吻了,怎么会这样,光辉简直不敢去想。「羞死人了,这里人这么多都在看着我们。」光辉微闭双眼,眼镜中带着水灵灵的光芒晃动着。「我要让这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对你的爱。」士兵品尝了少女的初吻后大笑着。「真是的,我不理你了。」光辉挣扎着欲走。士兵连忙抱紧光辉的身体,哄着说:「好好,我们去没有其他人的地方好不好。」「不要……」可是刚说完这句话,光辉发现自己被士兵一手揽着腰一手揽着自己腿窝用公主抱的姿势把她抱了起来。「放开我!」光辉挣扎着,一双小腿在半空舞动。「走,我们去个好地方。」士兵当然不愿意放开才见到的猎物,抱起来就往里边走。士兵走在半途,光辉扭动身体挣扎着,突然屁股碰到了一个坚硬的像个棍子似的东西。这是什么?光辉一愣,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碰到了这个东西本能地感觉有些不敢,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你身上带着什么东西?」光辉的声音带着不解和害怕。「能让你感到很快乐的东西。」士兵充满神秘地大笑着。「快放我下来。」本能感觉是不好的东西的光辉非常强烈的拒绝,可是还是没能挣脱士兵的怀抱。士兵抱着光辉走到一个房间门口,光辉看到房门,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快跑呀,进去之后会被欺负的,光辉心中大喊着,可是身体却变得僵硬起来完全动不了了。撞开房门,士兵把光辉扔到床上然后关上了门。「大叔,你把我带到这里是想干什么呢?」光辉问着。看着士兵关上门,光辉侧躺在床上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一脸清纯又娇媚无比,薄薄的连衣裙上边露出白嫩的双肩和半片胸部,布料盖住的地方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衣服轻轻盖在凹凸有致的身材上如山峦起伏看的人心思荡漾。士兵回过身来扑到这个动人的少女身上,一边在她身上吻着一边笑着说:「光辉小姐实在太令人喜欢了,现在没有人了可以做一些快乐的事了吧。」猎物已经捕获到自己的巢穴中了,已经不怕她再逃跑了,接下来是该好好享受一下这个美丽的猎物了。士兵压在光辉身上,想要再吻住她红润的嘴唇。这次光辉有了防备,左右躲闪着逃离士兵的亲吻让他只能亲到自己的面颊。「呵呵,那你喜欢我哪里呢?」光辉发出一串咯咯的娇笑声。「哪里都喜欢。」士兵抬起头,把光辉的双臂按在床上,双眼肆意地扫视着光辉的身体「你的脸,你的嘴唇,你的胸部,你的全身我都想要。」光辉被士兵压着躺在床上,极度丰满的胸部像个完美的半圆挺立着,身材显得有些幼小瘦弱,脸上带着甜美的浅笑,一双眼睛如水波荡漾的湖水一般带着粼粼波光,眼角带着一丝妖冶的诱惑。清纯如水,妩媚近妖!从外表来看光辉有着少女的纯真和女性的成熟完美融合在一起的绝色美感,像罂粟一般美丽有充满禁忌的诱惑,让人有种无论无何都想采摘这朵美丽的花朵的征服感。「你盯着人家看的样子真是个色狼,变态。」光辉娇哼一声,嘟着嘴,看起来想要挣扎发现挣扎不动后就放弃了。「来成为叔叔的女人吧。」说着士兵在光辉嘴唇上亲了一口。「不要。」「那成为叔叔的情人吧。」「讨厌啦。」「你这小妖精真的太诱人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士兵感觉嘴唇发干,下体膨胀的欲望像是要爆炸一样让他再也忍不下去。光辉感到一个坚硬的棍子一样的东西在自己小腹上摩擦着,脸上本能地浮现出一片绯红,感觉被摩擦这的地方像是被点燃了一样让自己全身都开始发软。「呼,真受不了你的,我答应还不好。」士兵软磨硬泡了一会,光辉终于答应了。被小腹上的感觉折磨的忍不住微微喘着气,语气中带着一片娇羞,像是被大灰狼按在地上的小白兔一样显得软弱无助惹人怜爱。「成为叔叔的女人吧。」士兵说完再次吻住了光辉的嘴唇。一阵热吻。「所以呢,成为叔叔的女人要怎么做呢,人家还是第一次呢。」光辉的脸上现在红的滴血,语气更是充满羞涩,低不可闻。「首先呢,脱掉衣服。」士兵把光辉抱在怀里,轻轻拉开光辉衣服上的带子。白色的连衣裙被脱下扔在地上,光辉雪白的半裸娇躯暴露在空气中,也是首次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带着轻轻的喘息声,光辉的胸口一起一伏,胸罩完全遮不住丰满的巨乳,纤细的腰肢没有一丝赘肉,平坦的小腹玲珑诱人,一小块白色的布料护卫着光辉最神秘的处女地。「真的太美了。」士兵赞叹着俯下身亲吻着光辉的身体。士兵已经松开了压着光辉的手臂,可是光辉依旧一动不动地承受着男人的侵犯,发出一声声轻轻娇喘像是已经完全被俘虏的女奴忍受着主人的鞭挞。光辉只感到士兵的亲吻带来一波一波奇异的感觉让自己的内心完全沉浸在这种感觉里,再也没有反抗的意思。胸前一阵强烈的酥麻感传来,还带着一种痒痒的感觉让光辉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自己的胸部被一只大手完全包裹,很快另一边的胸部也被士兵的嘴唇轻吻着,光辉傲人的胸部完全落入了男人的掌控之中。士兵一边吸吮一边轻揉着光辉的一对巨乳,光辉雪白的胸部柔软又充满弹性让人爱不释手。在士兵热情的爱抚之下,光辉连连发出迷醉的喘息,似乎已经完全臣服在男人的玩弄之下。「啊。」男人含住了光辉的乳头,十分敏感的部位第一次被男人俘获让光辉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比之前更加强烈的快感让光辉再也忍受不住努力地挺起胸膛让男人更多的玩弄着自己的胸部,想要男人更多的爱抚。很快在男人的逗弄下,光辉雪白的肌肤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给少女染上了一种情欲的色彩。士兵咬着光辉的乳头,小小的乳头由柔软的粉红色渐渐变硬地挺立起来。光辉感到体内一阵火焰开始升腾起来,体内开始变得有点空虚,双腿不安地摩擦着想要填补体内的空虚。一阵液体从光辉的双腿间渗出,打湿了白色的内裤。少女已经完全发情了。「我要。」光辉不由自主地叫喊着,吐出半醉半醒一般的声音。身体也本能地在男人身上摩擦着以缓解体内的空虚感。「你要什么呢?」士兵抬起头笑着问,语气中充满了俘获猎物后的愉悦感。「我……」初此被男人撩拨起欲望的少女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娇羞地发出嗯嗯声,一脸期盼低看着在自己身上肆意侵略的男人。男人的手抚摸在光辉的肚子上,入手一片柔软像是能捏出水来。光辉感觉一片火热盖在了自己肚子上,全身一阵颤抖。很快男人的手滑向自己的小腹,体内的酥麻感,空虚感更加激烈,桃园出的爱液止不住地开始往外流。士兵把手伸进光辉的双腿之间,光辉顺从地分开双腿。光辉的腿修长纤细,摸上去有柔软无比,腿上的白色丝袜看起来既清纯又充满禁忌。摸着光辉的大腿内侧,光辉不住地吐出诱人的喘息声。顺着大腿向上,很快男人触摸到了少女双腿之间的禁地。光辉体内涌出的爱液早已将中间一层薄薄的布料打湿,男人的手指触上去一片柔软和湿润。「啊,不要。」光辉被男人触摸到无比羞耻的地方,发出抽泣一般的声音,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冲击着,纤细的腰肢紧绷着拱起。心脏砰砰地跳着,第一次被男人触摸到自己的禁地,光辉心中本能地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又有点期待男人更加深入。自己这是怎么了,光辉不敢想象,可是身体上舒服的感觉又让她欲罢不能。士兵开始温柔的在光辉的三角地带抚摸着,过了一会光辉终于适应了这个感觉渐渐平静了下来。「我们把衣服全部脱掉吧。」士兵看到身下的少女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光辉带着无限娇羞嗯了一声没有反对。士兵抱住光辉的腰,然后拉住光辉的内裤边缘轻轻一拉,薄薄的布料顺着光辉的双腿滑落,少女最后的防御也为男人打开了。很快光辉便如同被剥光的小白羊一样身体全部暴露在男人面前,接着男人脱下自己的衣服。男人再次扑到光辉身上抱住她一阵亲吻,这种肉贴肉的感觉让光辉又有一阵全新的快感,被男人宽厚的肩膀抱住光辉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融化成一滩水一样离不开男人的身体,嘴里发出一阵代表这臣服的娇喘。又亲吻了一阵,男人起身分开光辉的双腿放在自己腰部两侧,露出巨大的雄伟。看到男人黑色的巨物,光辉内心一阵娇羞和害怕,慌忙用手遮住自己的桃园。「讨厌啦,那个东西好丑,我不要。」光辉虽然还是处女不过心中预感着这根巨大的肉棒要狠狠地欺负自己,脸上带着抗拒。「没事的,忍一下马上就快乐了。」「不要,我不要。」光辉在无力的抗拒中被男人抓住柔弱的双手按在床上,少女隐秘的桃源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下。肉棒的尖端顶在光辉的密道入口摩擦着,光辉任命一样的羞涩的闭上眼,完全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士兵的肉棒缓缓进入密道,然后用力一挺,肉棒狠狠地齐根没入。一点红色的鲜血顺着玉缝滴下。光辉终于告别了自己的处女之身,从少女变成一个女人。「啊,好疼。」光辉大叫着,第一次被男人进入带来剧烈的疼痛。「没事,没事,忍一下就好了,我的光辉太可爱了。」男人的肉棒进入光辉的密道,感觉被一片紧致的软肉包围,密道里的褶皱像是一双小手一样按摩这自己的肉棒,感觉无比舒爽。真是个极品小妖精,小穴里竟然这么舒服,士兵忍不住赞叹。士兵亲吻着,安抚着光辉缓解她的疼痛。「啊……啊……啊……」男人开始有力的抽动,随着抽动光辉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喘和呻吟。一个野兽一般强壮的男人趴在一具雪白娇柔的身体上用力地挺动着,男人身下的少女被迫发出阵阵完全臣服的娇喘声。刚开始光辉只感到一阵剧痛,极端粗大的肉棒强行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随着男人的抽插疼痛逐渐减轻。随之而来的是一波波酥麻的快感和被填满的充实感。从开始的内心还有抗拒,变得完全被男人侵入征服,整个身体完全被男人支配,自己开始敞开心扉接受着男人的欲望。男人一边侵犯着光辉的下体,一边又向光辉索取这香吻,上下两处都被男人占有着让光辉完全沉浸在这种美妙的被征服感里面,手臂也不自觉地抱住男人的肩膀。过了一阵,随着男人的一声大吼。光辉感觉男人的抽插开始加快,肉棒也开始跳动起来。「怀上我的孩子吧。」男人大喊着征服的话语。「不要,我不要怀孕。」光辉带着呻吟的声音娇呼着,可是已经被征服的她完全组织不了男人。又用力抽插了几次,一阵浓稠的液体喷射进光辉的密道直入花心。光辉被这股炙热的液体一烫,忘情地大叫着,火热的液体充满了自己的子宫,光辉感觉从未有过的充实和满足。「啊啊啊!」随着光辉几声大叫,她已经从少女完全变成了女人,也完全被一个男人征服了自己的身体。射精过后,男人满足地从光辉体内退出来,抱着这个柔弱的少女。少女被男人宠爱过后,安静地躺着,身上布满红晕,比这之前看起来更加柔和滋润。高潮余韵中的光辉身体变得更加敏感,随着男人的爱抚,身体像只小猫一般往男人怀里钻,满脸潮红地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在男人的怀抱里,光辉享受着有力的大手的抚摸,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是不是很快乐呀。」男人拍着光辉的光滑的玉背问着。「是你强迫我,我才……」光辉的脸靠着男人的肩膀,吐出带着暗香的气息,声音有些幽怨。「我可是听到你答应了的。」「真是的,还不是你一直趴在人家身上一直恳请的。」光辉似是撒娇,似是责备的说着。说完撅起小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快说,舒服不舒服。」士兵看着自己怀里像小猫一样撒娇的少女,拍了一下光辉诱人的翘臀,手中一片充满滑腻弹性的软肉。但是这个刚刚第一次经历男人的少女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呢,带着满脸通红闭上眼再也不回答。感受着男人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不一会光辉又感到男人的肉棒再次坚硬起来顶在自己小腹上,把自己小腹上的软肉顶的凹陷下去。火热的肉棒贴着自己的肌肤,坚硬的物体在自己身上轻轻按摩,又让光辉感觉一阵酥麻。不会吧,男人刚才欺负自己的那个东西这么快就恢复了,已经尝过男人肉棒的滋味的光辉不由吃了一惊。「那个,不要。」光辉眼神迷离,声音带着无限娇羞地扭动身体想要避开肉棒的摩擦。「不要什么呀?」男人一脸坏笑,粗糙的双手包裹住光辉细腻洁白的丰满乳房揉捏着,男人的爱抚让光辉娇喘吁吁。「就是刚才那个,强行进入人家身体里边欺负人家的东西。」光辉的声音低不可闻,这样的事对初经人事的少女来说还说太羞耻了,一想到那个东西就羞涩的开不了口。士兵拉住光辉的手放在自己坚挺的硬物上摩挲着说:「这个叫做肉棒。」光辉的手掌第一次碰到那个青筋暴起,又黑又粗,火热坚硬的东西,粗大的手感让她不敢相信刚才这个粗壮的野兽能进入到自己精巧细致的身体里。手掌抱住肉棒的尖端,似乎粘了了什么粘稠的液体,吓得光辉慌忙把手缩回去,结结巴巴地说着:「不要……不要肉……肉棒。」「真乖。」士兵哈哈笑着在光辉脸上亲了一下,奖励她的顺从。很快男人再次把光辉压在身下,双手抱着光辉的玲珑的身体,欲望再次完全勃起「你不想要肉棒,可是肉棒又想要你了。」「不要,放过我。」光辉低声恳求着,双手软绵绵地推着男人的胸膛,这种无力的反抗更加激起了男人的欲望。「你不想要再次舒服起来么。」士兵已经又一次分开了光辉的双腿,已经失去纯洁的身体再一次暴露在男人面前。「不要,那样好疼。」光辉的声音似梦似醒,刚刚破身的少女怎么好意思承认自己想要肉棒呢。「啊,温柔一点。」随着光辉一声娇喘,男人的肉棒再次进入了少女的身体。光辉娇嫩的密道第二次迎入了男人的肉棒,已经被男人开发过的身体这次没有那么疼痛了,饱涨的充实感让少女不由连连发出娇媚的呻吟。士兵抚摸着亲吻着光辉的身体让她安静下来,因为已经发泄过了一次,这次的肉棒在光辉体内轻缓的抽动着。男人轻柔的抽动让光辉感到非常舒服,可是不那么粗暴好像又缺少了一种被完全占有的满足感。「嗯……啊……」光辉娇喘着,声音迷醉好像完全沉迷在男人对自己的开发中了一样,感到不完全满足的光辉开始扭动腰部主动追求着肉棒,配合男人的抽插。纤细如玉的肩膀挣扎着抱住男人的肩膀,玉葱一般的手指紧紧抓着男人强壮的背部,胸前丰满的乳房难耐地贴在男人的胸膛上摩擦着,柳腰扭动,双腿高tai不断配合着男人的抽插。全身的皮肤都变成淡淡的粉色染着情欲的色彩。「啊……啊……我要,我要。」现在的光辉脑海中完全被舒爽的快感占满,完全顾不得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了。快点,快点给我满足吧。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好,快来玩弄我吧。光辉在心中大喊着,在快感下光辉已经完全被欲望支配。就这样光辉慢慢从被动接受变成了主动索取,从原来内心里对肉棒还有一点点害怕到现在脑子里只剩下被肉棒侵犯着的愉悦。被男人又抽插了一阵之后,男人的肉棒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光辉从上一次的经验里知道男人要射精了。「啊啊……好舒服,我好满足。」体内的空虚再次被完全填满,一股火热到令她全身颤抖的液体再次冲入体内让光辉大叫着。获得满足后的光辉躺在床上,脸上带着满足后的淡淡笑容,面颊上布满高潮过后的红潮,银白的长发铺在床上,在头发上是雪白的无比美好的赤裸躯体。手臂轻轻地放在床上,修长的双腿微微分开,白嫩可口的桃源清晰可见。现在的光辉刚刚从一个少女变成了女人,除了少女的青春气息现在光辉的身上又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温柔和稳重,像是温和的流水一般可以包容男人的一切欲望,让人更加想要把她压在身下发泄着自己的压抑。就这样,光辉像个天使一样恬静地在床上安安静静地躺着。如果不是光辉身上布满了性爱的痕迹和在她身边继续玩弄着她美好的身体的男人,光辉现在的样子会更像一个不可侵犯的天使。士兵的脸趴在光辉的双峰之间,闻着光辉身上散发出来的女性气味,不停在光辉的身上又舔又亲。「你就那么喜欢我的胸么?」光辉的声音依旧清纯和羞涩,现在又多了一点平静而柔和的语气。刚才的满足不止让光辉身体上从少女变成了女人,而且心理上也变得更加充满温柔知道怎么去满足男人的身体和内心。「你的胸真软,真大,实在太好玩了,其他女人都没你的巨乳好玩。」男人淫秽的评价着。「你真是个坏蛋。」光辉娇哼一声,闭上眼。脸上带着红霞放任男人继续再自己的胸部侵略玩弄,没有一点反抗反而微微抬起胸让男人更好地感受自己的丰满和美好。「我们去洗个澡吧。」玩弄够了光辉的一对巨乳,男人再次抱起光辉柔软充满肉感的身体。「嗯。」在男人怀中的光辉点了点头。浴室中。水流哗哗地落下从两人的身体上流过,然后落到地上升腾起一层薄雾。在朦胧的的雾气中一具强壮的男人的身体和一具柔弱的少女的身体挨在一起。光辉站在男人面前,紧贴着男人的胸膛,白嫩的小手温柔地在男人的身体上擦洗着。光辉的手抚摸过男人宽厚的肩膀,结实的脊背。男人身上坚硬的肌肉一块块隆起,肌肉间还有很多伤疤。这一定是经历了很多场战斗留下的伤口吧。大概是被男人的身体激起了女性特有的母爱,光辉闭上眼一脸柔情地轻轻抱住男人的腰,身体小鸟依人一般靠在男人怀中想要给男人属于女人的慰藉。虽然这个男人夺去了自己的初吻,夺走了自己的处女之身,但是光辉现在却生不起气来,反而对这个占有了自己的男人感到一点怜惜。士兵同样帮光辉擦洗着身体,粗糙的大手顺着光辉光滑的背部抚摸到光辉翘起的粉臀。然后男人的手抓住光辉的手腕,让光辉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抚摸着,顺着腰部向下,光辉的手再次碰到了男人的肉棒。现在男人的肉棒已经软了下来,像是一条蛇一样。知道了男人的想法,内心泛着对男人的柔情的光辉这次终于鼓起勇气握住了男人的肉棒。在光辉的套弄下,男人的肉棒很快再次硬了起来。又要被肉棒欺负了么?感觉到男人的欲望再次膨胀的光辉心中想着,可是内心却没有一点抗拒,反而有点期待用自己的身体来满足男人。「又想要了么。」男人看着光辉娇媚到湿润的眼神和布满红潮的脸说。光辉没有回答只是一直望着男人。士兵让光辉跪在地上,然后把肉棒放在光辉的一双巨乳中间。「来,夹住他。」士兵命令着,扶着光辉的双手夹住自己的乳房。硕大丰满的一对乳房贴在一起,男人的肉棒被胸间的软肉包裹在中间,乳房的上边肉棒露出了一个半圆的尖端。看着男人的肉棒开始在自己乳房中间摩擦,半圆的尖端在乳沟外表一进一出,光辉顺从地夹紧着自己的乳房。士兵感觉自己的肉棒被光辉胸前的软肉包围,丰满又充满弹性的乳肉中间甚至比小穴还美妙,再加上光辉如此顺从的样子心中充满了完全征服和占有一个女人的快感。光辉低着头,乳房间男人的肉棒抽动幅度越来越大,很快男人用力一顶,肉棒冲过光辉胸前,肉棒的尖端碰触到了光辉娇艳的红唇。「啊。」光辉的嘴唇第一次碰触到带着液体的肉棒尖端,不由惊叫一声。听到光辉的叫声,士兵心里又有了新的玩弄光辉的想法。把肉棒从光辉胸前抽出来,捧着光辉的脸,肉棒再次伸到光辉面前顶着光辉的红唇。这是怎么回事?唇间传来的感觉和男人下体浓烈的气息让光辉非常不适。光辉想再次惊叫起来。可是刚刚张开嘴肉棒都直接冲了进来把她的小嘴占满。好恶心!光辉的大脑一片空白。光辉的小嘴被男人的肉棒撑的大大的,舌头想要把男人的肉棒顶出去,可是这样不但徒劳无功而且更让男人舒爽了。接着男人的肉棒开始对着光辉的嘴进行有力的冲刺。「呜呜!」被占住了嘴的光辉只能发出鼻音,男人的肉棒直接冲到光辉的咽喉,光辉想要呕吐可是根本吐不出来,只能更加张大嘴奉迎着男人的肉棒。不管光辉的呜呜声,男人有力的手臂按住光辉的头,肉棒不断在光辉口中冲刺着。光辉的喉咙不断被男人的肉棒撞击难受的让她的眼泪不断流下。冲刺了很长时间,肉棒中浓稠白浊液体再次喷出,光辉只能被迫咽下男人的精华。有点咸咸的味道,还有点苦涩,除了被男人的肉棒塞满有点难受之外,这个味道光辉感觉不讨厌。再次射精后男人的肉棒变软从光辉的嘴里退了出来,光辉大口喘着气,眼泪顺着面颊留下,大张着的嘴里满是唾液和白浊液体,甚至在嘴唇和男人的肉棒直接还拉出了一段亮晶晶的细丝。淋浴头上的水继续喷出,洒在两人身上,一道道晶莹如泪光的水珠顺着两人的身体滑下,光辉的脸上眼泪很快被覆盖。被男人的肉棒突然强行插进嘴里,被男人强行按着头,虽然之前也是一样被强迫的但是光辉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而不是这样被突然强行插入,所以这次光辉感到很难受很屈辱。大口喘了几口气的光辉突然站起来,抱住士兵的脖子,头埋在士兵的肩膀上,整个人扑在男人怀里,带着哭声大喊:「这样难受死了,你这个笨蛋,笨蛋!」在男人怀里抽泣了一会光辉才渐渐平静了下来。等光辉平静了下来,男人安抚着光辉的背,在光辉耳边轻声问:「怎么样?舒服么?」「不舒服,你这笨蛋,根本不知道女人心里想要什么。」光辉的语气就像在男朋友怀里撒娇的恋人一样。「那刚才在床上呢?」「嗯,舒服。」光辉点了点头,想起刚才在床上的温存,自己已经完全被面前的男人征服所以就向这个男人完全敞开了心扉。「真乖。」士兵高兴地在光辉脸上亲了一口,看着这个变得非常温顺的少女感到了满足。两人擦干身体,士兵又抱着光辉回到了床上。然后光辉赤裸的依偎在士兵怀里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光辉起床穿好衣服,站在床边。红扑扑的俏脸上带着温柔和欢喜的微笑。撩起长发,光辉俯身在海躺在床上的士兵的面颊上轻轻一吻。「我答应当你的情人了,下次我还会来哦。」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妩媚的温柔。说完光辉带着满足和充实的笑声走出了房间。从酒吧走出来,对比着前天进酒吧时的青春和活力的少女模样,现在的光辉步伐轻盈,身姿袅袅娜娜,多了一种女人的温柔和稳重。出征的时候,提督发现了光辉的不一样,本来像是青涩果实的光辉现在整个人看起来都像一颗水蜜桃一样丰满多汁,脸上清纯的笑容多了几分温柔。光辉这是怎么了?提督看着光辉不解的思索着。然后提督马上拿出舰娘经验人数眼镜,突然发现光辉的经验人数显示从0变成了1.难道,光辉她……提督简直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看着变更有女人味的光辉。「怎么了提督?」光辉也看到了提督。看到提督带着眼镜盯着自己光辉的表情非常好奇,提督的表情突然变得好吃惊怎么了?「光辉,难道……难道昨天你……?」提督感到难以接受,结结巴巴地问着。一直以来在提督看来光辉都是一个活泼纯真的少女,昨天眼镜显示的人数还是0,今天变成了1,而且还少了一点活泼多了一点成熟稳重的魅力。这到底是怎么了!提督感到天空一声霹雳响起。「什么?我昨天怎么了?」光辉越来越感到提督奇怪,于是把脸凑近提督看着,很快脸越来越近,光辉嘴唇差点就碰触到了提督的嘴唇。提督看到光辉的脸突然伸到自己面前,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突然,光辉看到提督带着的眼镜上有一些字。伸出手,趁提督没反应过来,光辉取下提督的眼镜,然后她看到了眼镜上的字:光辉经验人数1「这个是什么?」光辉看到眼镜上的字,脸色变得低沉质问着。「这……这是能显示舰娘经验人数的眼镜。」看到光辉有点生气,提督连忙说实话,当然这个很简单的道具也没法说谎话。「这个东西是从哪来的?」「舰c提督给我的。」「原来提督你根本不相信我?」光辉的声音越来越低沉,说着已经带着悲伤的哭腔。「不是的,不是的,我。」提督想辩解可是找不到理由。「我帮你做了多少事情,你就这样对我么?」光辉的眼泪夺眶而出,表情失望的大喊「从一开始我就来到这个港口,替你打败多少深海,为什么你这么不相信我?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婊子是吗?」「既然这样,那我就辞职,你再也不要看到我好了。」说完光辉转身就走。如果光辉不在的话不光是港区失去一个强力战舰,而且提督自己也非常舍不得光辉,不想因为自己让光辉伤心,想要光辉一直在港区陪着自己。不管了,眼镜什么的不重要了,只要光辉还在就好。提督决定了要留下光辉。「不要,光辉不要。」提督舍不得光辉离开,追过去抓住光辉的手。「那你是要我还是要这个眼睛。」光辉回头。「当然是要你!」提督果断说。「那就把这个眼睛扔了。」光辉擦干眼泪还一边抽泣着,柔弱的身体摇晃着让人有种非常想要保护的欲望。海边。光辉用力把眼睛扔进海里,扔的远远的。回头。「你现在相信我么?」光辉问着提督,语气一边变得柔和开心了许多。「嗯,我相信你。」提督回答。「是么?」光辉微笑着抓住提督的手腕,把提督的手放在胸前丰满山峰上,闭上眼带着温柔和羞涩说:「提督,其实光辉是非常非常喜欢你的。」海风吹过,光辉的头发随着海风摇晃着,轻盈的薄纱裙摆也随着海风扬起。光辉脖子上的吊坠发出晶莹的光彩。脸上是纯真美好的微笑。就像天使一样。提督被光辉现在纯洁可爱的样子迷住了。手掌感受着充满整个掌心的柔软触感,这是光辉丰满的胸部的感觉。「我……我……」提督现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提督的手……感受到光辉的心跳了么?」提督看着光辉红润的嘴唇中说出的话语,完全不忍心在对她有一点责难。「嗯,感受到了。」提督叹了一口气,脸上变得微笑起来。「是么?」光辉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非常甜蜜,轻轻按着提督手掌「一直以来光辉都是爱着提督的,一直一直……」结束了一天的出征之后,光辉再次来到了昨天的酒吧。在酒吧里坐下,光辉和昨天一样点了一杯红酒。轻轻抿了一口嫣红的的液体,光辉脸上也变得微微发红,嘴角略带笑意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呢?光辉也不明白自己怎么想的,昨天被男人完全占有让她既不想又回味。「哟,光辉小姐果然今天又来了呢。」很快光辉熟悉的一个声音响起,昨天占有了光辉身体的那个士兵又出现了。士兵大大咧咧地坐在光辉身旁,伸出手搂住光辉盈盈一握的纤腰。被士兵的大手抚摸着腰部,光辉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轻喘一声。士兵用力把光辉往怀里一揽,光辉的身体顺着士兵的手轻轻一歪,整个人靠在了士兵的怀里。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光辉一脸媚意的样子,士兵忍不住笑着说:「光辉小姐今天更加有魅力了,比昨天跟漂亮了。」「讨厌,你们男人真坏。」想起昨天男人的身体,光辉脸上一阵羞红。「光辉小姐是不是有想要了,嗯,身上真香,用的什么香水。」士兵吻了一下光辉的脸,夸奖着她的身体。「真是色狼,人家没有用香水啦。」又抿了一口红酒之后光辉轻笑着说。士兵听到光辉似是撩拨的语气的回答,心中淫心大动,另一只手盖上了光辉的丰胸揉捏着。「那让我看看你身上到底哪里香。」说着男人的手在光辉身上抚摸着。「光辉小姐真是下流呀,完全没有穿胸罩。」士兵的手从光辉的乳沟伸进去抚摸着,很快在光辉的衣服里捏住了光辉胸前的蓓蕾。感觉到光辉没有带胸罩淫靡的笑起来。光辉穿着的白色连衣裙直到肩膀部分都没有任何布料,光滑的肩膀完全裸露着,雪白的胸口同样展现在人前,露出了一小半圆润丰满的巨乳下边才是裙子遮住的部分。光辉身上半遮半漏的衣服全身一片代表这纯洁的雪白,下身的裙子半透明的朦朦胧胧露出一双玉腿,配合裸露的一般乳房看起来纯洁又非常色气。「讨厌啦,人家衣服又没有肩带怎么穿胸罩呢。」光辉撒娇的小猫似的声音说着。接下来士兵在光辉的胸前摸了一会之后,又要求光辉空中喊着酒往他嘴里送。开始光辉不同意,扭捏了一阵之后终于答应了。光辉在口里喊了一口酒之后,红着脸主动把自己的红唇送给男人。少女娇艳红润的嘴唇慢慢主动贴向男人的嘴,脸上还带着一副羞涩的样子。光辉的嘴唇和男人的嘴唇相碰,在周围人羡慕的目光中,光辉把自己口中的酒渡进男人嘴里。然后娇嫩的小舌被男人捉住一阵玩弄。终于从男人嘴边离开,然后再次含了一口就主动把自己的嘴唇送给男人。在光辉用自己的小嘴给男人喂酒的同时,男人的手也没闲着。一只怪手掀开光辉薄雾一般遮住双腿的裙角,从裙子内伸进去在光辉的大腿上抚摸着。被男人的大手摸到敏感的大腿内侧,光辉感到自己大腿内侧娇嫩敏感的皮肤上被一个带着硬硬的茧子的大手抚过,大手上尖尖的突起在自己腿上带起一阵让人坐立不安的酥麻。光辉本能紧紧夹住双腿,可是这样完全没有把侵犯自己的怪手赶出去,反而因为夹着大手让光辉的两条大腿都感受到了一阵瘙痒。「啊……」光辉娇喘一声几乎软倒在男人身上,香吻差点主动送到男人唇边。粗糙的大手被光辉大腿之间的软肉包围,只感觉像是进入到了一团棉花之间。光滑柔软的腿肉没有阻止住大手的前进,大手依旧慢慢向上移动着,抚摸着。光辉感到男人的大手在双腿间带起一片火焰,瘫软酥麻的感觉刺激着情欲,很快光辉胯下的玉缝之间开始流出甘甜的爱液。士兵的手细细把玩着光辉的大腿,不停往上一会就碰到了大腿根部,在光辉的一声娇哼中大手摸到了已经被爱液微微打湿的内裤。拨开薄薄的轻纱内裤,男人的指尖碰到了光辉光洁的阴唇。手指在桃源之处滑动着,带出一串电击一般的酥麻,受到刺激光辉的下体更加潮水泛滥,难耐的扭动着。快感一阵一阵地冲击着光辉,让光辉的身体再次充满了情欲想让男人压倒自己狠狠的蹂躏。「不要,不要在这里做。」光辉的媚眼如丝,身体向水蛇一样扭动着想要趴在男人身上。「那要在哪里做。」男人带着征服的口气问。「到……到房间里去。」光辉的脸红的滴血,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要求男人的肉棒呢。「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不知道。」「叫我主人,成为我的女奴吧」男人说着。「主人,光辉以后是主人的女奴。」光辉说着被征服的话语。「真乖。」士兵在光辉脸上亲了一口。士兵扶起下身早已泛滥,走路摇摇晃晃的光辉往房间里走去。到了房间,光辉突然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满目淫光的看着光辉的模样。现在房间里有光辉和两个男人。「光辉真漂亮呀,这身体看起来真诱人真淫荡。」新出现的男人看着光辉,舔了舔自己的舌头说着,看起来像是要马上吃掉光辉一样。「这是谁?」光辉吓了一跳,房间里怎么还有一个男人,被别人看到自己做爱的样子很害羞的。光辉转过头慌忙地问身后的士兵。「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哈勃。」说着士兵熟练地拉开光辉衣服上的带子,光辉的连衣裙随之从身体上滑落露出了娇美的躯体,毫无遮挡的乳房也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薄薄的连衣裙被除去,光辉的身体几乎完全赤裸,带着蕾丝的白色内裤上已经湿了一片,只剩下纤细的玉腿上的白丝还完好地挂在腿上。光辉一愣,马上惊叫一声护住自己的胸前:「不要!」「没事的,这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什么都分享,今天我们两个一起来满足你怎么样。」男人用命令的口吻对光辉说着。「可是,人家只想跟主人做。」光辉一脸哀求的表情向士兵说着,这个样子的光辉看起来让人无限怜爱。虽然光辉昨天已经失去了纯洁的身体,但是自己的身体还有一个男人品尝过,如果身体让其他男人看到的话光辉还是非常不好意思的,至于和其他男人做而且还是和自己主人一起就更加抗拒了。「没事的,很舒服的,难道你不想满足么。」士兵抱住光辉,在关辉耳边轻轻舔着说。听到自己主人的命令,光辉一阵心跳,拒绝的想法有点松动,自己好像完全反抗不了这个男人的一点命令了,怎么办?和其他男人做的话还是会很害羞的。在光辉犹豫的时候,士兵贴着光辉的身后,手臂拉住光辉的双手拉开,让光辉摆出一个双手大大打开,美好的乳房赤裸地微微颤抖着的姿势。看着那个叫哈勃的男人走进自己,身体和自己主人一样强壮,想到自己接下来要遭遇的事情,光辉忍不住闭上眼,两行眼泪从眼角留下。自己不但不纯洁了,而且还要变成人尽可夫的荡妇了,我该怎么办,谁来救救我。光辉内心大喊着,可是在这里没有人会来。叫哈勃的男人走进光辉,吻上了光辉的樱唇,就这样光辉的香吻第一次被不属于主人以外的男人夺去。「呜,呜。」男人的吻强硬地进入了光辉的嘴唇,一种狂暴感觉传向光辉的脑海。士兵抓着光辉的手臂,在身后顶着光辉让她一动不能动。叫哈勃的男人的手在光辉娇嫩又敏感的皮肤上抚摸着。和自己主人不同,这个男人的抚摸给光辉带来了紧张又刺激的快感。我对主人以外的男人产生快感了,怎么回事?难道光辉是个淫荡的,人尽可夫的女人么?光辉几乎不敢相信这种感觉。男人的双手抓向自己丰满的乳房,光辉完全无法反抗,任由男人玩弄着自己的乳房。这个叫哈勃的男人的动作比自己的主人更加粗暴,让光辉产生一种被凌虐的感觉。男人的手捏造光辉的蓓蕾,微微刺痛混合着酥麻让光辉身体开始颤抖。「啊……呼,呼。」男人的吻终于离开,光辉终于有机会娇吟着喘气。很快男人抱住自己的腰,开始亲吻自己的下巴,脖子。光辉好像被这种凌虐感征服了一样,不自觉地抬起头,挺起胸脯,想是献上的祭品一般顺从地让男人品尝着自己。男人在光辉的脖子上吻着舔着,慢慢向下,亲吻着光辉的胸口,然后亲吻光辉丰满的胸部。光辉的乳房非常丰满巨大,堪称乳牛一般,男人亲吻光辉的乳房的时候整个头几乎埋了进去。饱满的胸部让男人满满地品尝了这两团柔软的软肉,胸前的肉把男人的嘴塞得满满的让男人非常满意。男人不住的贪婪的在光辉的巨乳之间停留着,不一会含住了光辉的粉红的乳头让光辉轻轻叫了出来。男人都喜欢我的胸部么?已经有两个男人细细把玩光辉丰满圆润的胸部了。男人果然都是喜欢胸部的生物呀,真是笨蛋,光辉在心里说着。终于玩弄够了光辉的胸部,男人开始亲吻光辉柔软的肚子,接着是光滑的小腹。男人的脸终于快到那个最羞人的地方了。拉下光辉已经湿透的内裤,几滴透明的液体还滴了下来。男人分开光辉的双腿,把头埋在光辉的双腿间舔弄着桃源之处。光辉的阴部非常雪白光滑,没有一点毛,完全是一个白虎。「不要,那里脏。」光辉第一次被男人舔到那里吃了一惊,声音颤抖着说。男人完全不管光辉的喊声,继续舔弄着光辉的阴部,不断地吸吮着光辉玉缝中流出的汁液。「啊,啊,啊」光辉开始娇喘起来,因为男人的舌头已经伸入了自己的密道。密道被柔软的舌头入侵,奇异的酥软感让光辉几乎站不稳,密道里更是洪水泛滥。舌头不断在自己体内蠕动舔弄着带起一波又一波痒痒的快感,让光辉娇喘不已,终于在被舔弄了一阵之后,体内像是一颗种子爆开一样洪水爆发喷射了男人一脸。「啊,啊,啊!」随着光辉的尖叫声,光辉高潮了。「真淫荡呀,这样就高潮了。」男人舔着被光辉喷在脸上的汁液。「不是的。」光辉的生意细微如蚊,让人感觉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她又要怎么反驳呢,被男人仅仅用舌头玩弄了一会就高潮了,果然淫荡的标志呀。高潮一次过后,光辉身体软软地贴在身后士兵身上,心中再也不抗拒不同的男人了,身体已经完全被男人征服。很快光辉腿上的白丝被男人扯下,男人开始舔着光辉白嫩修长的双腿,这个叫哈勃的男人似乎很喜欢光辉的双腿,细细地重复舔着。然后蹲下让光辉抬起脚又舔着光辉细嫩的脚裸。男人终于满足地舔完光辉的全身。一直窸窸窣窣地脱衣声响起,光辉刚放下的心再次提起,要被这个男人用肉棒欺负了么?很快,男人脱下自己的衣服,双手勾住光辉的双腿,让光辉的桃源展现在自己怒耸的肉棒面前。「啊……」随着光辉一声娇媚的呻吟,肉棒进入了光辉的身体。这时,身后的士兵放开了光辉的双手,寻找着支点的光辉主动抱住男人的脖子身体紧紧贴着男人。伏在男人怀里,早已发情的光辉的身体娇艳地像是一朵玫瑰花。男人肉棒直上直下的进入更加刺激粗暴,再加上自己的体重,光辉有种全身都被贯穿的感觉。「啊!啊!啊!」随着光辉一阵阵地呻吟,男人的肉棒在光辉密道内抽插着。这个叫哈勃的男人的肉棒比士兵的更加长,直接顶到了光辉的花心,每一次抽插都让光辉一阵电击般的颤抖。光辉身后的男人也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从背后贴着光辉。很快光辉感到身后的男人的肉棒顶到了自己的菊花。「那里,不对呀。」被肉棒按摩着菊花的光辉一个激灵。「没什么不对。」男人笑着,扶着光辉的屁股用力一顶,男人的肉棒第一次冲进了光辉的菊花。「啊,不要。」光辉感觉到自己的菊花被一个坚硬粗大的肉棒插入,第一次被插入的菊花带来一阵胀痛。完全不理光辉的娇呼声,男人的肉棒开始在光辉的菊花内冲撞。就这样光辉洁白柔软娇嫩的身体被两个强壮的像是野兽一般的男人夹在中间像是三明治一样抽插着。光辉紧紧抱住面前的男人,满脸痛苦,双眼中泪水不停留下,可是身体上的愉悦却是一波一波传来。终于两个男人都在光辉的身体中射了出来,光辉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没让光辉休息太久,两个男人很快抱着光辉上了床。让光辉在床上跪着,俯下身双手撑着自己的身子,一个男人从背后进入了光辉的身体。另一个男人爬到光辉前方。捧住光辉的脸,男人把再次挺立的肉棒伸到了光辉面前,在情欲中的光辉被肉棒碰到嘴唇,本能地张开嘴亲吻着肉棒。光辉的小香舌伸了出来,舌尖轻轻地碰了碰肉棒尖端,然后在肉棒上舔着。「光辉的舌技越来越好了。」男人夸奖着她。「不要这样说,真是丢死人了,我要被肉棒征服了,完全反抗不了男人的肉棒了,光辉要成一个荡妇了。」光辉在心中喊着,心里有种失去纯洁的失落,不过身体上的感觉又十分充实,十分满足。就这样臣服在肉棒之下的光辉被两个男人不断地玩弄着,肉棒在这一天一次又一次地让光辉充实着满足着。光辉的眼神也从刚开始的羞涩到兴奋再到失神,等到光辉睡的时候身上的三个洞都被男人狠狠地灌满了。抚摸着自己轻微隆起的被精液灌满的小肚子,光辉看了看身旁的两个男人,轻轻说:「我已经变得很淫荡了么?真受不了两个男人一直强迫着要自己,自己要成男人的奴隶了么。」第二天。光辉起床感觉全身酸痛,脚步虚浮地从房间走出来,回头望了望这个让自己从纯洁的少女变成被肉棒征服了身上的每个洞的女人的房间。光辉苦笑一声,提督那边该怎么办呢?出征的时候光辉再次见到了提督。「提督你好呀。」光辉满脸笑容向提督打着招呼。「好,不过光辉你看上去精神不太好是没谁好么?」光辉一手轻掩住自己的笑容:「是呀,提督真关心我,我太高兴了。」「那今天可以出征么?」提督语气有点关心。「没问题的。」于是光辉接着开始出征了。光辉在大海中航行着,同时搜索着有没有出现敌舰。突然!「嘀!嘀!嘀!」警报器大声响起。发现敌舰,光辉认真地看着前方。一个像是包裹着冰晶铠甲的敌舰出现,接着敌舰上飞出一大片飞机,这次敌舰上飞出的飞机数量非常多,如同蝗虫一样铺天盖地。「怎么这么多?」光辉吃了一惊,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敌舰能放出这么多飞机。大量的飞机如同黑云一般压向己方舰队,黑云运动着发出呜呜的嘶吼声,如同一只庞大的黑色怪兽要将少女们吞下。这么多飞机,己方舰队难以对付。「新型敌舰发现,名称为深海冰航母。」「新的敌舰么。」光辉看着即将砸向海面的黑色怪兽一脸凝重,「我们撤退吧,看来要向提督报告才行。」「嘀,嘀,嘀,后方发现敌舰。」光辉急忙回头,看到身后原本平静无波的海面上,黑色的少女从水下升起。「潜水母舰?我们被包围了!」光辉震惊的说着。「散开撤退!」少女们作为战斗人员在战场上还是非常冷静成熟的,虽然刚刚发现了敌方冰航母和潜水母舰,发现自己被包围了之后大家还是沉着应对马上选择了散开撤离以减少被攻击的概率。少女们在水上划开了几道弯曲的航迹分开。虽然有敌方的飞机在追逐着光辉,不过最终光辉还是有惊无险地撤离了。但是,因为撤离的太着急没有注意航向,现在光辉迷路了。光辉凭着记忆搜寻着港口的位置,在经历了数个小时之后,光辉终于发现了一个港区。走到岸上,光辉发现这里不是自己所在的碧蓝航线港区。这个港区地上布满落叶和灰尘,港口的设施锈迹斑斑,整个港区看不到一个人影满目都是空旷和荒凉的废墟。从一个残破的建筑旁走过,这个建筑看起来像是一个宿舍。从窗户望过去,墙上有一个空旷的洞口看起来以前是个窗口,现在玻璃已经没了,室内原本雪白的墙壁开始发黄剥落露出铅灰的水泥色。地上扔着的玩偶,衣服还有铺的整齐的床铺似乎可以看到原来的主人在这里生活嬉闹的情景,现在这一切都布满着灰尘和蜘蛛网,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是个废弃的港区么?」光辉有点伤感,想起自己同样是舰娘,同样在港区生活,会不会有一天自己生活过的地方也变成这个样子呢?走过其他建筑的残垣断壁,光辉看到一个还算保存完整的建筑,看起来是提督办公室的地方。带着吱呀吱呀的声音,已经腐朽的门被推开。进入房间,光辉发现在这个堆满破旧家具的地方还有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穿着提督服蹲在墙角的男人,男人的脸深深埋在膝盖里看不到他的样子。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男人呆滞地抬起头,是一个提督一样的男人。「谁?」男人发出沙哑的声音问。男人的脸上充满了因为悲哀和绝望变成的无神感。「我叫光辉,是从碧蓝航线港区来的,这里是哪里?」光辉看到男人的表情,心中不由一阵怜悯,于是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回答。「你也是舰娘么?这里是钢铁少女港区,我是这里的提督。」男人望着光辉的样子,死气沉沉的目光中放出异样的光彩。感觉到男人目光的转变,光辉微微一笑,散发着柔情似水的味道,「这里怎么变成这样的?」「突然有一天一切都消失了,然后这个港区就荒废了。」男人木然地说着港区的过去。走近钢少的提督,光辉的目光中因为怜悯所以充满了母性的慈爱光芒。在男人眼中光辉似乎变成了救济一切苦难的天使。「真可怜的提督。」光辉怜爱地摸了摸男人的头。男人看着光辉一副温柔怜爱的样子,突然忍不住抱住了光辉的腰,一张脸埋在光辉的乳间,在光辉的胸间男人感觉自己的痛苦变得轻淡了一些。刚被男人突然扑到自己怀里,光辉小小吃了一惊。很快看到男人在自己怀里充满舒适,光辉的脸上充满了女人特有的怜悯和宠溺的温柔。光辉纤细洁白的手臂伸出来抱住男人的头,像是一个抚平人类苦难的圣女一般,用温软的话语安慰着:「没事的,没事的。」男人闻着光辉乳间的香甜,感觉心中的失落消失了,但是另一种火热的欲望冲了上来。男人的手在光辉背后摸索着,很快找到了一个带子。解开光辉身后的带子,光辉洁白的裙子再次从身上滑落,露出细腻如瓷器一般的肌肤。男人把光辉抱起来然后放在地上,让光辉躺在那里。光辉又一次被新的男人推到,但是这次光辉脸上没有羞涩,而是充满了温柔的娇媚和顺从,就像一个宠溺孩子的母亲一样。看着男人把自己剩下的衣服脱去,光辉配合着舒展身体让男人更加方便地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分开腿等待着男人的进入。新的男人亲吻着光辉的嘴唇和全身,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肉棒对准光辉的密道插入。「啊……」光辉发出柔媚的喘息回应着男人的进入,伸展着自己的身体让男人更好地享受着自己。光辉第一次从内心主动抱着男人的身体,送上自己的嘴唇和男人接吻着,舌头熟练地伸进男人的嘴中让男人感受着自己散发出的爱和温柔。终于男人在光辉体内发射几次后,身体开始慢慢变淡消失。光辉亲身痴痴看着钢铁少女提督消失的地方。原来这个提督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钢铁少女港区废弃之后留下的地搏灵。港区被废弃之后,提督的灵魂被困在这里不能逃脱,现在已经被光辉净化了内心的执念消失了。光辉明白了这件事,内心泛起一阵甜蜜的幸福。原来自己可以这样做呀,安抚所有受伤的心灵,光辉心中女性的自尊感到了无比满足。光辉离开了钢铁少女港区继续寻找着回碧蓝航线港区的路。再次走了几个小时,光辉带的燃料快要用完了,不过好在终于再次发现了一个港区,这个港区充满人气看起来是个运作良好的港区。上到岸上。光辉马上遇到了艾拉。艾拉看到光辉一阵好奇,马上上去打招呼:「咦,这不是隔壁碧蓝航线的光辉么?你怎么在这里?」「你知道我呀?这真让人高兴呢,对了这里是哪里呢?」光辉一脸阳光明媚一样的笑容回应。「这里是战舰少女港区,我是秘书艾拉。」「原来是艾拉小姐呢,认识你真的好了,我在海上迷路了燃料用完了只能就近到这里了。」光辉嘿嘿笑着,非常高兴的样子。「哎呀,这样呀,那还真是不幸呢,让我们给你燃料顺便再送你们一些奶吧。」艾拉说着脸上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那真是太感谢了。」光辉一把握住艾拉的手,非常感激地说。补充完了燃料,光辉来到了提督办公室。推开门,光辉看到战舰少女的提督坐在办公室里,战舰少女的提督穿着一身整齐的提督服神采奕奕地坐在办公桌后边战舰少女的港区充满活力所以他们的提督看起来也很有精神。「提督,光辉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特别来表示感谢的。」光辉到了战舰少女提督的办公室非常感激地对提督道谢。「嘛,没什么的,一点小事而已。」提督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哈哈笑着。「妈妈教育过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光辉表情非常认真,一脸微笑地走到提督旁边。「那个,不用了,我们这边不缺什么。」提督疑惑地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光辉,不明白她想干什么。在提督疑惑的目光中,光辉带着神秘的微笑走过去挽住提督的胳膊,粉嘟嘟的脸靠在提督面前几乎贴到提督的脸上。然后光辉双眼迷离,轻启朱唇,吐出一口带着兰花一样暗香的气味:「不表示感谢的话,人家心里会很不安的。」「你,你要想要怎么感谢?」提督是个男人,有个可爱的少女挽着自己的胳膊,一副甘愿献身的样子,不会一点都不心动的。看着近在眼前的雪肤樱唇,闻着少女嘴中的香甜的气味,提督下身的欲望不由地膨胀起来。感到自己的欲望不断膨胀,憋得生疼,提督全身都变得火热起来。可是毕竟第一次见到光辉,有点不好意思,脸开始变的红起来。「那个……」提督想要化解这个尴尬的样子,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光辉看到提督满脸通红的样子,格格地笑着,脸上一副娇媚。这个提督还真是纯情呀,和自己港区的差不多的感觉。松开手,光辉抱住提督的脖子主动做到提督怀里,眼神迷离到妖冶,语气带着火热的情欲味道:「提督,要我。」什么?这是什么情况?柔软如满怀软玉一般的娇艳少女坐在自己怀里,一副极度魅惑的样子靠着自己。看起来清纯的脸庞,眼神间带着妖精一样的诱人的目光,嘴里说着「快吃掉我吧。」这种情况没有男人会不动心吧,而且提督也不是一个禁欲的男人。看着光辉胸前白花花的一片胸部,提督抱住了光辉。被提督抱住,光辉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提督把光辉放在自己的办工桌上,脱掉了她的衣服。光辉主动地献上了自己火热的吻和提督吻在一起。提督亲吻着,抚摸着光辉的身体,洁白的皮肤凉似雪,滑似玉,娇小柔软像是会马上融化到自己身上。光辉的乳房在提督胸膛上摩擦着,敏感的身体相贴传来一阵阵酥麻感。「啊……」光辉舒爽地叫了出来。光辉坐了起来,主动用身体奉迎着提督,让提督享受着自己的胸部。引导着提督的手摸着自己丰满的乳房,光辉闭上眼享受着。这是向提督表示的感谢,同时也为自己能安抚提督的身心感到高兴。不止什么时候开始,光辉心里男人都有种笨笨的感觉,一看到他们就有一种想要安抚他们的怜爱感从心中升起。现在光辉对于自己能让男人的狂暴安静下来有种属于女性的成就感。提督脱下裤子,肉棒进入了光辉的密道冲撞着,光辉随着提督的抽插放开了身心的大声呻吟着发泄着自己的情欲。兴奋起来的光辉紧紧抱住提督,让提督在自己的乳房间得到满足,享受她属于女人的温柔。双腿紧紧夹住提督的腰,像个八爪鱼一样和提督纠缠着。紧绷的粉臀扭动着配合着提督的进出,两人都感受到对方的欲望,尽情的发泄着。过了许久。「啊……」「啊!」男人和女人的叫声同时响起,提督的巨炮在光辉体内发射将光辉窄小的通道灌满。两人抱在一起喘着气,过了一会拥吻了一阵才意犹未尽地穿上衣服。这时!嘭地一声巨响。木屑飞溅,锁着的门被人砸开了。「提督!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列克星敦脸色低沉,声音愤怒地出现在门口。现在列克星敦一副火大的样子,显然非常生气。「没有,没干什么。」提督看到列克星敦出现,赶紧和光辉拉开距离,慌忙地解释着,语言都无法连贯起来。「提督,你不用解释了,我刚才在门外都听到了。」列克星敦的语气非常愤怒又带着一些失望。为什么,为什么提督这么轻易就和来历不明的女人勾搭了,提督一定是因为非常花心才……光辉看到突然出现的列克星敦,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心里有种奇怪的快感。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光辉一脸柔和地呵呵笑着:「我只是感谢一下提督而已嘛。」接着脚步轻缓地走出房间,经过门口的时候满脸柔和地轻轻一瞥满脸气愤的列克星敦,再次格格地笑了笑:「你以后要注意哦,男人可是非常需要安抚的。」说完,光辉得意洋洋地走了。「你……」列克星敦非常愤怒地瞪着,光辉的背影。然后又转头看着提督大喊:「你这么喜欢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你跟他走呀,以后不要回来了。」列克星敦对着提督大喊完,眼中泪光闪闪,转头一副伤心的样子跑了出去,一边跑着一边大颗大颗的泪花飞溅出来。光辉离开了战舰少女港区之后,马上又想起了要解决一点小事。于是光辉来到了舰c港区。「长门呀,翔鹤呢去出征了么。」「没有,翔鹤她去总督府去和总督谈提督的待遇和港区资源分配的问题去了。」「哦原来是这样哦。」光辉来到了,舰c港区和作为秘书舰的长门聊了起来。「对了,我想见提督。」光辉向长门说明了来意。「见提督干什么呢?」长门有点好奇地问。「来让提督帮我一个人小忙啦,求求你。」光辉一副恳请的神色看着长门,想让她允许。「好吧,我带你去找提督。」长门答应了。接着长门带着光辉来到了舰c提督办公室,接着因为光辉说要和提督单独谈谈所以长门马上就出去了。「舰c提督么?我早就想来找你了。」光辉笑嘻嘻地看着提督。「找我?有什么事呢?」舰c提督不知道光辉来干什么,一脸迷茫。光辉走到舰c提督身旁,一只手搭载舰c提督的肩膀上,脸上笑意更浓只是笑意中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提督,听说你们这里有舰娘经验人数眼镜?」光辉的语气柔和却又咬牙切齿。「这个,听说过,不过现在那个眼镜依旧不在了。」看到满脸威胁样子的光辉,提督打了一个激灵。「那就是说你们这里还能开发这种东西咯?」光辉说起舰娘经验眼镜,更加咬牙切齿,目光里还带着柔和的杀意,一副即将黑化的样子。「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提督感到威胁,有些害怕的站起来后退一步。光辉跟着提督向前一步,继续紧逼着提督,双手搭在提督的肩上:「这种东西让我们很困扰呢,提督我该怎么办呢?」「那个,我……」提督看着一副即将黑化的样子的光辉不断地后退着,光辉紧跟着提督一步步地逼近提督。最后提督终于退到墙边,一脸畏惧地看着这个少女:「你,你要干什么?」提督被光辉按在墙上,光辉的脸渐渐接近提督,丰满的胸部已经触到了提督胸前。看着光辉娇艳而又带着诡异的笑容的脸一点点靠近自己眼前,提督的心脏砰砰跳着。她要干什么?不会被杀吧。终于光辉红唇的嘴唇在即将接触到提督嘴唇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在提督耳边说着:「提督以后不要开发这种东西了好不好。」「额……」提督不知道该说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突然就被隔壁的光辉按在墙上了?光辉白嫩的小手开始放在提督胸前,然后顺着提督的衣服一颗一颗地解开提督衣服上的扣子。刚开始提督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光辉开始脱自己衣服的时候,提督开始发现面前这个少女似乎没有一处不娇媚,全身散发着水蜜桃一样的气息。手指在解开自己衣服扣子的时候,带着一点清凉又柔若无骨的手指碰触着自己的皮肤似乎无限撩人。一边解着提督的衣服,一边光辉诱人的嫣红嘴唇在提督嘴上亲了一口,然后一脸神秘笑意地看着提督。等解开完了提督的衣服,光辉的小手开始在提督两腿中间的地方抚摸着,很快光辉感到提督的欲望开始愤怒地膨胀起来。「提督真是好色呢。」光辉笑吟吟地说着解开了提督的腰带。扒开提督的裤子,提督下身的野兽暴涨着挺立起来。「这……这……」提督完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提督完全不知所错地站在那里。就在提督发呆的时候,光辉蹲下身,红艳的嘴唇在提督的欲望前端的半圆上亲了一口。这个提督的反应好可爱呢,而且这个样子还是粉红色的,提督是处男么?真有趣。光辉笑着张开嘴含住了提督肉棒,吞吐着。很快提督的肉棒就在光辉嘴里射了出来。咽下提督的精液,光辉看着提督一副害怕的发抖的样子,突然有种奇怪的恶趣味想法在脑海里出现。这个提督还是个小正太,虽然光辉是个少女的样子但是提督看起来比光辉还要小好几岁。「来让大姐姐教你成为大人吧。」光辉说着把提督按在地上。让提督躺下后,光辉从自己裙子里脱下内裤,一只小手套弄着提督的肉棒。很快提督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光辉坐在提督身上带着母性的温柔和肉食系女人的侵略感。光辉分开双腿蹲在提督身上,扶着的肉棒进入了自己的密道。「啊……」肉棒的感觉让光辉呻吟了出来,虽然是第一次用这种女上男下的姿势,不过是个可爱的小正太的话,现在充满大姐姐爱心要教育提督称为大人的光辉也不那么在意了。「啊,啊,啊。」光辉努力地摇动着自己的屁股,让提督的肉棒深入自己的身体给提督更多快感。感觉自己的情欲越来越高涨,光辉拉着提督的手在自己丰满的胸部抚摸着。「感受女人的好处,然后成为大人吧。」光辉对提督说着,说完又是一阵娇喘。终于又让提督射出了一次,光辉满意地趴在提督身上悄悄对提督说:「不要再开发舰娘经验人数眼镜了哦,作为交换大姐姐今天给你快乐。」光辉离开了舰c港区准备准备回去。在半路又遇到了西弗吉尼亚三姐妹。西弗吉尼亚级是火力非常强的战列舰,不过这里不是深海活动的地方,她们在这里干什么呢?战列舰出航一次要耗费很多资源的应该不是没事出来闲逛吧。只见马里兰的通讯器传出嘀嘀嘀的声音,然后马里兰用作战时严肃的语气回答:「感谢提供坐标,马上进行火力支援。」说完西弗吉尼亚级三姐妹一齐开火,炮弹倾泻到陆地上的一大片建筑物上。这个?难道是舰娘支援陆军少女前线那边?光辉想起来了,似乎是有陆军的。对了,从来没有去过陆军那里,趁这次机会看看陆军那边吧。光辉决定了。于是光辉上岸终于到了少女前线的格里芬指挥部。「这里真清净呀」光辉说着,从光辉到这边少女前线发现没有什么人,走到少女前线指挥官办公室都没见几个人。「你是?光辉把。」少前指挥官认出了光辉。「咦,指挥官认识我?那真是太好了。」光辉看起来非常高兴。「因为刚才海军火力支援轰炸了敌军碉堡,现在所有人都出击了。对了,你来干什么呢?」指挥官问光辉。光辉愉快地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走到指挥官旁边坐下:「我意外路过看到海军的火力支援,想来看看你们这边。」「额。」「我想听听陆军的故事。」光辉带着好奇对指挥官说着。于是指挥官给光辉讲起了少女前线的故事。一直讲到晚上,光辉的身体在指挥官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完全靠在了他身上。「好了。」光辉双眼带着媚意看着指挥官。「怎么了?」「我想要。」指挥官明白了光辉的意思,抱起光辉按在地上又是一阵男欢女爱。第二天早上。光辉离开了少女前线那边。在海上又航行了几个小时,光辉终于回到了碧蓝航线港区。回到港区光辉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酒吧找主人。「光辉小姐呀,这几天你去哪里了?」前几天占有了光辉的士兵发现了光辉揽住她的腰问。「我迷路了,主人,这几天光辉好想你。」光辉抱住占有了他的男人撒娇一样地说着。男人在光辉身上摸了一阵,带着欲望的味道问:「怎么样,又想肉棒了没有?」「我想。」光辉因为被男人侵略性地抚摸着,语气里带着喘息。「来这次玩个新的玩法。」「什么呀?」男人拿出一个眼罩,罩住光辉的眼镜。被挡住了眼镜,光辉眼前一片黑暗,因为眼睛看不到了所以光辉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起来。男人手在自己身上抚摸着的感觉比之前更加刺激。「今天就在这里和大家玩吧。」男人说着。「不要。」光辉有点慌了,同时和这么多男人做爱光辉还是不愿意的。「来吧,大家都非常喜爱光辉。」「不要,这么多人我会死的。」光辉慌了,想挣扎着逃走。可是人群很快围了上来,光辉感觉自己被无数只手抓住。然后衣服很快被扯掉,光辉被男人们放到了桌子上。「不要呀,求求你们不要呀,这么多人我会死的。」光辉凄厉地喊着。光辉不知道这样无助地哭喊更加激起了男人们的欲望。一个男人扑到已经被剥到赤裸的光辉身上,肉棒粗暴地插进光辉的密道。光辉激烈的反抗着,可是男人像岩石一样强壮完全无法撼动。而被挡住了眼镜,身体更加敏感,而且没法看到在自己身上的是什么人,让光辉更加有种恐慌和柔弱。一个男人在光辉体内射了出来,马上另一个男人爬上光辉的身体接着,就这样光辉不知道被男人们轮了多少次,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也不知道被*奸了多长时间。光辉被奸淫地晕了过去,然后醒了依旧在被奸淫着,然后再晕过去……过了很长时间,从上午一直到外边布满晚霞,男人们才从光辉的身上散去。男人们散去后光辉无力地躺在地上,全身酸痛完全不想动一下,全身布满了浓白的精液。「光辉?」一个惊愕地声音响起。是提督!光辉很熟悉这个声音,提督怎么到这里来了。光辉马上努力爬起来,脱下眼罩,看到提督就站在自己面前,一脸非常震惊难以置信的样子。「这到底怎么回事?」提督木然地问着,看起来完全对现在的情况反应不过来。光辉看着提督,眼泪在眼眶内打转,很快眼泪大颗大颗地流了下来。光辉扑到提督怀里贴着提督的胸膛嚎啕大哭。「我是被强迫的,都是他们强迫我的,我努力地反抗可是没有用才……」「……」提督无言。「提督,光辉已经脏了,配不上提督了,提督惩罚我吧,我心里只有提督的。」光辉紧抱着提督不住哭泣。过了半晌。提督终于反应过来了,可是看到现在这样可怜无助哭泣着的少女,提督怎么忍心在对她说什么绝情的话呢?她是这么的爱着自己。摸着光辉的脑袋,提督安慰着光辉:「没事的,你没事就好。」「提督,你真好。」光辉趴在提督怀里喘息着。看着光辉现在的样子,提督突然有了一种勇气。「光辉,嫁给我吧。」提督向光辉求婚了。「提督真的愿意娶我么?」光辉抬起头,脸上还带着泪花,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一脸喜悦。「嗯,是的。」过了一段时间,提督和光辉结婚了。「光辉,你愿意一直和我在一起么?」提督抱着光辉的腰说着。今天的光辉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身体更加丰满成熟。看着注视着自己的提督,光辉清纯的脸上眼睛中带着成熟的妖媚,嘴角翘起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光辉伸出手,食指按在提督的嘴唇上。语气带着一点娇羞和母性的光芒。「虽说光应该均分给每一个人,不过提督的话,多拿一点也没关系,因为从指挥官那里获得了重要的东西。」。字数:53738【完结】